生死线小说_威尼斯人开户

关于生死线的文章

生死线的文章分类→ 作文 散文 诗歌 小说

威尼斯人开户网站关于生死线的文章专题。

关于生死线的文章列表

  • 海纳百川,只因眼泪流向海

    相传,海的容纳,是因为深爱的恋人,在生死两相隔,分手时眼泪交汇流向海,约定来世再续前缘。题记 文:紫蝶轩灵儿 晶莹的阳光下,男孩和女孩的对话...

  • 胭脂泪

    长长相思,长长线,痴迷等待三载,愁夜未眠的夜晚只有他的身影一直是那样告诉我要活下去。现在这一场的等待都成空,叫我如何面对,放开。她在他的掌心写到长长的句子来...

  • 此恨不关风与月

    所以,注定了,这份情永远都不可能生死相随、海枯石烂。此恨不关风与月。但是,我却不能如你般漠然、不在乎。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澄澈给我发短信,说她生了...

  • 母亲的故事

    妻子以为逼走了白灵儿,他们家才能好像过去那样过着夫随妇和的婚姻生活,可是她根本不知道,他对白灵儿的爱已经可以去到生死相随的地步了,这样被妻子一闹,郑国鸿更多是...

  • 女子的嫁衣

    三掌情绝,从此父女生死不相关。这是她吗?她自己也讶异,她的手心里是万箭针扎般,一直延伸到心脏。在父亲的怒骂中,她拖着满心的哀痛向他走去。...

  • 最记得那一处吻痕

    那一瞬间,陶然用颤抖的嘴唇吻着她,仿佛一切都为之静止了,这几年来,都没有吻的如此刻骨铭心,又似乎在演绎的一篇生死离别,他的心早已碎了,碎的悄无声息:等我回来!...

  • 忆:下辈子,如果我不记得你

    只要我不忘记,就算你忘了此生我们是经历过怎样的生死又有什么关系呢?下辈子,我们重新开始,下辈子,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有过怎样的故事,就这样,不好吗?rdquo;...

  • 戴宗醉酒

    戴宗和长城越野分列起跑线前,更让戴宗生气的是,长城越车的野驾驶员竟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罗。戴宗心里只叫:“呀呀呀,真乃羞煞我也!比赛赛道就设在练兵场,绕...

  • 悲伤的西王母

    反正西王母主管自然界一切生物的繁衍、生死,是自然之神。西王母的家在遥远的深山之中,那里森林长了亿万年,黑暗潮湿、死树纵横。死树上很多的生物生活着,树虽然死了...

  • 落花时节又逢君

    正是落花时节,阎府四处张灯结彩,庆祝阎老爷生辰。说起阎府,那可是京城一个出名的大户人家。阎家和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世代在朝廷为官,位高权重。...

  • 谁知道这是?

    生死离别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。rdquo;李义帮张依擦了眼泪说:“记住了。rdquo;说完李义急速挥萧点向其中一人的死穴。张依也放开了开始撕杀。李义玉萧的一招画龙点睛...

  • 蝴蝶夫人

    她以为一柄剑便能定天下,夺生死,讲正义,可惜一杯小小的蒙汗药她也对付不得。那群人贪图她貌美,又忌讳她的剑法,于是只好使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谋害她。幸亏遇见...

  • 旋转

    刀子摸索着,然后刀刃从兔子的正中穿过,血液……红色的血液开始毅然决然地流,温暖的血液流淌在我的手掌心里,蠕动着,然后顺着手纹线暖暖的发出玫瑰花香来,紧接着是...

  • 夜影江湖

    由于残酷的训练,经常有人死去,就让他们用死尸训练,不停的攻击死尸的要害,直到腐烂为止,让他对生死看的很是漠然。艺成后,被分派各种刺杀任务,自己也不知道经历了...

  • 后世武侠版

    忍不住长叹一声,深深看去,这些年来,应该也是一个女子由垂鬓幼女成长为窈窕少女的韶华时期,然而,眼前的她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困苦,生死血战!血与火的洗礼,...

  • 鬼行成双

    24路跑循环线,是经过我们这所郊区学校的唯一一路公交车,并且我们学校是终点站,这个点没人很正常。所以上车的时候我没有半点犹豫。汽车在夜色里穿行,街边的...

  • 痣爱

    我们就这样静静注视这座城市庞大的梦魇,仿佛凝望生死的变幻无常、迅疾无端,直到晚自习的铃声响彻整个校园。周末,我独自在家,母亲彻夜不归已为常事。我坐在客厅...

  • 文女戏性

    br>秦少游学富五车,想都未想就猜出:第一句强爷胜祖是孙权,第二句凿壁偷光的是孔明,第三句由丝缕缝线想到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;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自然...

  • 彼岸说告别

    小巫被她的言语弄得满心颤抖,赶忙对着跑道被挡在警示线外的人,大声喊道,“快喊医生,救护车呢?rdquo;小巫扯着嗓子喊,只觉天旋地转,可那些人仿佛同他们身处两个...

  • 天堂路上,错过天堂

    他们温暖的吻痕,吻遍了整个中国的海岸线。他开始拼命的赚钱。拉煤,扛砖,糊纸盒,另外还每天给报社写稿子到深夜。每个月的收入一大半要交房租,剩下的吃饭都要...

  • 千万别和漂亮的美眉开房

    接不下的说话,我的眼睛一下就湿润了,成个小孩子硬哽的声线止不住的眼泪绵绵往下落-”喂,是阿欢吧,想要说什么?ldquo;rdquo;微,我,我好想你“电话也一下就...

  • 冥捕之夕魅

    一 nbsp;卡乌尔的破灭 ?在卡乌尔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森林,那里有参入云天的树木,长年枝叶不落,在上空结成一片绿色的天,粗壮的藤蔓植物绕着大树生长,结成一道道...

  • 东风破

    大多数时间,学校那帮老得无可救药,可恶得无德可扬的老师们幼稚得仿佛幼稚园的“小朋友”,每周都会心血来潮,一副报效一中为校做则什么的,铁面无私地捧个“生死簿”般的...

  • 珠帘落

    nbsp;nbsp;nbsp;nbsp;琉璃灯盏里暗黄的烛火摇曳,忽明忽暗。灯盏右下方,置放着一张巨大的云床。云床质地奇佳,乃是上等檀木所做,云床两侧护栏,皆雕有蟒头,在昏暗的灯影...

  •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

    高考分数公布的那天,我们一块去看分数,当她得知自已分数过线时那一刻的雀跃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,然而当她看到我的分数时却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。后来,春子被上海的...

  • 这并非一场绚烂的烟花

    两个平凡得都会被人忽视的人,却恰似两条平行线,在数学的定理上永远不会相交,但在生活上却并非如此。碎碎放学后,轻轻地放下被自己绾起的马尾辫。抱着自己最爱的...

  • 深渊

    该钻井平台远离海上航线,加上近期正逢热带风暴肆虐,前往钻井平台的补给船和直升机一时无法成行,碰巧[海龙]号这次科考的终点线接近该钻井平台,且不受天气限制,因而卜...

  • 雪雁

    悠悠的口哨声,多次让我在生死边缘镇定下来。每当我修正了操作动作,把下坠的机头扳起,陈教官的口哨似乎吹得更响亮。而我也会跟着圆起嘴唇,一起俏皮地吹着。我每次吹口哨...

  • 清平乐

    而宇文邑这个傀儡的提线,却操纵在名义上是他王妃的苏坠紫手里。宇文邑一向唯苏坠紫之命是从,在苏坠紫面前,他永远唯唯诺诺,苏坠紫有时会不由自主地厌恶这个胆小...

  • 心灵之痛

    动人的风景线 ?是心灵的火花 ?樯桅温馨的港湾 ?啊 思念 ?什么是思念 ?找不到固定的旋律 ?写出优美的画卷 ?抒发来自肺腑的情意 ?默默...